• <var id="jfxcg"></var><strong id="jfxcg"><tbody id="jfxcg"></tbody></strong>
    <span id="jfxcg"><sup id="jfxcg"></sup></span>

    1. <ol id="jfxcg"><output id="jfxcg"></output></ol>
      <optgroup id="jfxcg"></optgroup>
      1. 那些年,我們一起奮斗過的兄弟

        文/闞治東

            俗話說,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但我偏偏反其道而說之是“謀事在天,成事在人”。為什么這么說呢?如果說,當年我在創辦深圳創新投資公司(簡稱深創投)時有所成功,除了市政府給予寬松工作環境外,主要還是依靠人,依靠那些當年與我一起籌備創辦創新投的同事們?,F在,盡管包括我在內一批老同事已離開當年深創投,但很多人仍活躍在今天創業投資行業。

            這段時間,恰值臺灣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熱播之際,國內又特別流傳“那些年,我們一起……”,我有感而發,這里也講講“那些年,那些與我同甘共苦的兄弟同事們”。

        撿了便宜的陳瑋?    

        陳瑋,何人也?其目前身份是東方富海的董事長,曾擔任創新投的第二任總裁,目前東方富海在國內創業投資行業很有知名度,陳瑋本人經常被邀請在各大學講授創業投資知識。    

        最近陳瑋出版了《我的PE觀》一書,在其自序中談到三個“沒想到”成就他的PE人生:第一個“沒想到”就是學了會計;第二個“沒想到”就是自己大學畢業后的第一份工作是老師;第三個“沒想到”是我人生的第二份工作,也很有可能是我的最后一份工作——從事PE投資。在第三個“沒想到”中,他提到:“我35歲來到了中國最具有創業精神的城市——深圳。剛來深圳的時候真不知道自己適合做些什么,當時聽說創新投剛剛成立,就投了一份簡歷去應聘,盡管我當時對風險投資還一無所知。但半個月后,經過當時創新投總裁闞治東先生不到10分鐘的面試之后,我就從一名老師成為一個滿懷創業夢想的深圳人,而闞治東也成為我從事投資的第一位領導和老師?!?nbsp;   

        其實陳瑋不了解,他是我當年作為專業人才招進深圳創新投資公司工作的。那時公司剛剛成立,急需一批高素質的人才,于是我們決定面向社會招聘,招聘廣告刊登在深圳各主要報紙上,應聘者云集。為了保證公司人員素質,每個應聘者都得經過初選、筆試、面試三階段,面試階段有兩道程序,第一程序由副總裁等面試,第二個程序由我面談,一般情況下,只有少數應聘者能走到最后的面談機會。當時公司不少部門都缺少合適的負責人,因此我要求負責招聘工作的李萬壽、蔣衛平等注意尋找高尖端人才,最后包括陳瑋在內幾份人事材料直接遞到我手里。我一看陳瑋材料:蘭州商學院會計系主任、廈門大學會計學博士,剛從荷蘭商學院訪學歸來,年齡是比我小一輪35歲,正是當年指點江山、揮斥方遒的年歲,當時我第一直覺符合要求,見面一談感覺氣質總體不錯,因而沒用幾分鐘,我和李萬壽、蔣衛平就決定錄用陳瑋。    

        即使到現在,我都非常贊同陳瑋書中所談創投觀點:“有錢不專業是萬萬不能的”,或者可以加幾個字:“有錢沒有專業人才是萬萬不能的”。    

        自從陳瑋進入深創投,其先后在辦公室、研究部、投資委員會等崗位做過,為公司早期發展做了大量工作。特別是他擔任公司投資委員會秘書長時,運用其會計學知識,在很多投資項目為我把關并提供建設性的意見,由于其表現出色,經我提名,后經董事會通過被提為公司副總裁。之后市里讓我去南方證券工作,市委讓我推薦總裁,我從各方面綜合考慮提名了陳瑋,當時很多人認為陳瑋撿個便宜,其實不然,今天眾多媒體提及深創投,冠以國內“最大的官辦VC”、國內資本規模最大、投資能力最強、最具競爭力的內資創投企業等榮譽稱號,但我清楚,深創投在成長過程中有一段鮮為外人所知的艱辛歲月,而期間陳瑋就與深創投一起扛過那段艱辛歲月。    

        2001年至2005年是國內創投業最難熬的冬天,由于創業板遲遲沒有推出,已投資的項目難以見效,深創投委托證券公司的理財資金又因證券行業全面虧損有可能成為壞賬。我在南方證券工作初期仍兼深圳創新投資公司董事,記得那段時間公司董事會開的異常艱難,股東們眾口一詞質疑公司管理層,當時董事長更是憂心忡忡,最后辭職離開,作為總裁陳瑋更是百口難辯,只能好言安慰各個股東,當時我們也真擔心陳瑋會知難而退,沒想到這小子硬是挺下來了。嚴冬過后便是春天,2005年中小板開設,深創投投資項目接二連三上市,證券業開始復蘇,深創投委托理財資金可以安全收回,深創投開始再創輝煌,成為國內創業投資行業的佼佼者。    

        2007年,陳離開了深創投,與幾個老同事在深圳創辦了他們自己的投資合伙企業,即今天的東方富海。不過,至今與深圳創新投資公司陳瑋等老同事聚會時,都會不自覺回憶那段經歷,至今仍是唏噓不已:“當時的日子真不好過!”

        耍文弄筆的王守仁    

        王守仁,山西人,熱愛創業投資業務。在國內創投業,提起深圳創業投資同業公會副會長、秘書長王守仁,很多人不陌生,我在一些業內交流場合經常能見到老王,他正是我當年擔任深創投籌備組組長時吸收到籌備組工作的老同事。    

        當年籌備組設置了辦公室、財務部、投資部三個部門,除組長、副組長外,其余人員分別擔任部門籌備負責人。不過這時的三個部門負責人都是光桿司令,沒有人員可配。當時市里給我的籌備時間不足一個月,我們自己還計劃能在深圳第一屆高交會期間把第一批投資項目確定好,所以必須充實籌備組成員。為此,李萬壽和姜衛平給我幾份人事材料,都是積極要求到新公司工作的人員簡歷表。其中有幾位莊心一副市長向我談及過,說其中有幾位多次給市領導寫信,要求參加深圳風險投資行業建設,這些人中也有匡曉明,他是莊副市長帶的五道口研究生??赡茴櫦缮钲谑姓畬ξ摇安蝗椖?,不塞人”承諾,莊副市長推薦人時強調:“這幾個人你見見,能用就用!”于是我從一疊應聘人員名單中挑了王守仁、匡曉明等人。

        當天下午我就與他們見面。時間緊,見面過程異常簡單。我見王守仁愛動腦子,文筆好。因此請他籌備公司研究部門,同時創辦一份內部刊物,要求公司成立當天發行首刊。老王為此跑刊號,征集稿件,沒多久定名為《創新》的內部刊物就出爐了。最初稿件全部來自公司籌備組成員,激發了大家專業研究的積極性,在內部形成很強的學習風氣。此后,我也堅持每期寫一篇文章。之后《創新》雜志每期印2000份,是當時創投業內部交流的刊物,這本刊物也從一個側面反映了當年深創投勇于探索、勤于思考的作風,并記錄了公司堅持在實踐中學習成長的歷程。    

        2000年深圳市成立創業投資同業公會,我擔任第一任會長,王守仁出任秘書長。這一職位讓老王更是找到了感覺,境內外同業交流、業內業務培訓和考核等等工作,他都做的有板有眼。當年深圳市為了保證創業投資行業從業人員素質,工商注冊部門規定:凡是注冊成立標有創業投資管理的公司都必須有持有高管資格和從業資格證書,這些證書由同業公會培訓考核后頒發。我記得當時有不少人想拿到這個證書,希望同業公會放寬培訓和考核條件,可老王很是頂真,很少去開后門,由此建立起同業公會的權威性。    

        記得有一年某省有人把私募股權作為亂集資往上面反映問題,引起領導部門重視,中央派出調查組來深圳調研。在座談會上,老王帶著參會的同業公會會員,引數據、擺事實,據理力爭,說服了調查組,最后留下了深圳創業投資行業發展是健康的結論。之后,老王更是以同業公會為家,一干就是12年,使同業公會在國內有影響力的行業協會,也為深圳創業投資行業打造了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創投業的黃埔軍校    

        有人把深圳創新投資公司稱為創業投資行業的“黃埔軍?!?,因為那里為國內創業投資行業輸送了不少人才,如曾擔任深創投副總裁,后跟陳瑋一起創辦東方富海,并任主要合伙人的程厚博;又如曾擔任過深圳創業投資公司國際部部長,現在上海同濟大學擔任博士生導師、同濟大學創業投資研究所所長并創辦同脈投資人俱樂部的陳德棉;再如曾擔任“濰柴動力”投資經理,創造了投資收益近百倍經典案例,現擔任紅杉資本擔任中國區董事總經理姚余;也包括與我一起出來做東方現代和東方匯富創業投資管理的白頤、匡曉明等,這些人或是目前行業中領軍人物、或是在創投行業做得風生水起。當然,其中也包括從初創的深創投磨練出來,今天仍在深創投工作崗位上的一批當年老同事,如現擔任創新投資集團擔任總裁的李萬壽、副總裁孫東升等,當年應聘進公司的金燕、孟建斌、張瓊、申少軍、盛波、李守宇等一批老同事,今天都是深創投各部門或各地分公司的領軍人物。    

        早年來自計劃局、科技局、深交所、國信證券深圳創新投資公司籌備組成員的費加航、邱光福、侯世濤、楊彪等人,在公司成立后不久回到了原單位,為了感謝他們為公司順利設立所做的工作,我在公司設立初期曾多次把他們請回公司參加一些慶典活動。其中,侯世濤至今在深圳科技局擔任一定職務,談起當年籌備創新投資公司的事仍然很興奮,可以說,他也是今天深圳創業行業發展積極推動者之一。


        那些年,我們一起奮斗過的兄弟

        文/闞治東

            俗話說,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但我偏偏反其道而說之是“謀事在天,成事在人”。為什么這么說呢?如果說,當年我在創辦深圳創新投資公司(簡稱深創投)時有所成功,除了市政府給予寬松工作環境外,主要還是依靠人,依靠那些當年與我一起籌備創辦創新投的同事們?,F在,盡管包括我在內一批老同事已離開當年深創投,但很多人仍活躍在今天創業投資行業。

            這段時間,恰值臺灣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熱播之際,國內又特別流傳“那些年,我們一起……”,我有感而發,這里也講講“那些年,那些與我同甘共苦的兄弟同事們”。

        撿了便宜的陳瑋?    

        陳瑋,何人也?其目前身份是東方富海的董事長,曾擔任創新投的第二任總裁,目前東方富海在國內創業投資行業很有知名度,陳瑋本人經常被邀請在各大學講授創業投資知識。    

        最近陳瑋出版了《我的PE觀》一書,在其自序中談到三個“沒想到”成就他的PE人生:第一個“沒想到”就是學了會計;第二個“沒想到”就是自己大學畢業后的第一份工作是老師;第三個“沒想到”是我人生的第二份工作,也很有可能是我的最后一份工作——從事PE投資。在第三個“沒想到”中,他提到:“我35歲來到了中國最具有創業精神的城市——深圳。剛來深圳的時候真不知道自己適合做些什么,當時聽說創新投剛剛成立,就投了一份簡歷去應聘,盡管我當時對風險投資還一無所知。但半個月后,經過當時創新投總裁闞治東先生不到10分鐘的面試之后,我就從一名老師成為一個滿懷創業夢想的深圳人,而闞治東也成為我從事投資的第一位領導和老師?!?nbsp;   

        其實陳瑋不了解,他是我當年作為專業人才招進深圳創新投資公司工作的。那時公司剛剛成立,急需一批高素質的人才,于是我們決定面向社會招聘,招聘廣告刊登在深圳各主要報紙上,應聘者云集。為了保證公司人員素質,每個應聘者都得經過初選、筆試、面試三階段,面試階段有兩道程序,第一程序由副總裁等面試,第二個程序由我面談,一般情況下,只有少數應聘者能走到最后的面談機會。當時公司不少部門都缺少合適的負責人,因此我要求負責招聘工作的李萬壽、蔣衛平等注意尋找高尖端人才,最后包括陳瑋在內幾份人事材料直接遞到我手里。我一看陳瑋材料:蘭州商學院會計系主任、廈門大學會計學博士,剛從荷蘭商學院訪學歸來,年齡是比我小一輪35歲,正是當年指點江山、揮斥方遒的年歲,當時我第一直覺符合要求,見面一談感覺氣質總體不錯,因而沒用幾分鐘,我和李萬壽、蔣衛平就決定錄用陳瑋。    

        即使到現在,我都非常贊同陳瑋書中所談創投觀點:“有錢不專業是萬萬不能的”,或者可以加幾個字:“有錢沒有專業人才是萬萬不能的”。    

        自從陳瑋進入深創投,其先后在辦公室、研究部、投資委員會等崗位做過,為公司早期發展做了大量工作。特別是他擔任公司投資委員會秘書長時,運用其會計學知識,在很多投資項目為我把關并提供建設性的意見,由于其表現出色,經我提名,后經董事會通過被提為公司副總裁。之后市里讓我去南方證券工作,市委讓我推薦總裁,我從各方面綜合考慮提名了陳瑋,當時很多人認為陳瑋撿個便宜,其實不然,今天眾多媒體提及深創投,冠以國內“最大的官辦VC”、國內資本規模最大、投資能力最強、最具競爭力的內資創投企業等榮譽稱號,但我清楚,深創投在成長過程中有一段鮮為外人所知的艱辛歲月,而期間陳瑋就與深創投一起扛過那段艱辛歲月。    

        2001年至2005年是國內創投業最難熬的冬天,由于創業板遲遲沒有推出,已投資的項目難以見效,深創投委托證券公司的理財資金又因證券行業全面虧損有可能成為壞賬。我在南方證券工作初期仍兼深圳創新投資公司董事,記得那段時間公司董事會開的異常艱難,股東們眾口一詞質疑公司管理層,當時董事長更是憂心忡忡,最后辭職離開,作為總裁陳瑋更是百口難辯,只能好言安慰各個股東,當時我們也真擔心陳瑋會知難而退,沒想到這小子硬是挺下來了。嚴冬過后便是春天,2005年中小板開設,深創投投資項目接二連三上市,證券業開始復蘇,深創投委托理財資金可以安全收回,深創投開始再創輝煌,成為國內創業投資行業的佼佼者。    

        2007年,陳離開了深創投,與幾個老同事在深圳創辦了他們自己的投資合伙企業,即今天的東方富海。不過,至今與深圳創新投資公司陳瑋等老同事聚會時,都會不自覺回憶那段經歷,至今仍是唏噓不已:“當時的日子真不好過!”

        耍文弄筆的王守仁    

        王守仁,山西人,熱愛創業投資業務。在國內創投業,提起深圳創業投資同業公會副會長、秘書長王守仁,很多人不陌生,我在一些業內交流場合經常能見到老王,他正是我當年擔任深創投籌備組組長時吸收到籌備組工作的老同事。    

        當年籌備組設置了辦公室、財務部、投資部三個部門,除組長、副組長外,其余人員分別擔任部門籌備負責人。不過這時的三個部門負責人都是光桿司令,沒有人員可配。當時市里給我的籌備時間不足一個月,我們自己還計劃能在深圳第一屆高交會期間把第一批投資項目確定好,所以必須充實籌備組成員。為此,李萬壽和姜衛平給我幾份人事材料,都是積極要求到新公司工作的人員簡歷表。其中有幾位莊心一副市長向我談及過,說其中有幾位多次給市領導寫信,要求參加深圳風險投資行業建設,這些人中也有匡曉明,他是莊副市長帶的五道口研究生??赡茴櫦缮钲谑姓畬ξ摇安蝗椖?,不塞人”承諾,莊副市長推薦人時強調:“這幾個人你見見,能用就用!”于是我從一疊應聘人員名單中挑了王守仁、匡曉明等人。

        當天下午我就與他們見面。時間緊,見面過程異常簡單。我見王守仁愛動腦子,文筆好。因此請他籌備公司研究部門,同時創辦一份內部刊物,要求公司成立當天發行首刊。老王為此跑刊號,征集稿件,沒多久定名為《創新》的內部刊物就出爐了。最初稿件全部來自公司籌備組成員,激發了大家專業研究的積極性,在內部形成很強的學習風氣。此后,我也堅持每期寫一篇文章。之后《創新》雜志每期印2000份,是當時創投業內部交流的刊物,這本刊物也從一個側面反映了當年深創投勇于探索、勤于思考的作風,并記錄了公司堅持在實踐中學習成長的歷程。    

        2000年深圳市成立創業投資同業公會,我擔任第一任會長,王守仁出任秘書長。這一職位讓老王更是找到了感覺,境內外同業交流、業內業務培訓和考核等等工作,他都做的有板有眼。當年深圳市為了保證創業投資行業從業人員素質,工商注冊部門規定:凡是注冊成立標有創業投資管理的公司都必須有持有高管資格和從業資格證書,這些證書由同業公會培訓考核后頒發。我記得當時有不少人想拿到這個證書,希望同業公會放寬培訓和考核條件,可老王很是頂真,很少去開后門,由此建立起同業公會的權威性。    

        記得有一年某省有人把私募股權作為亂集資往上面反映問題,引起領導部門重視,中央派出調查組來深圳調研。在座談會上,老王帶著參會的同業公會會員,引數據、擺事實,據理力爭,說服了調查組,最后留下了深圳創業投資行業發展是健康的結論。之后,老王更是以同業公會為家,一干就是12年,使同業公會在國內有影響力的行業協會,也為深圳創業投資行業打造了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創投業的黃埔軍校    

        有人把深圳創新投資公司稱為創業投資行業的“黃埔軍?!?,因為那里為國內創業投資行業輸送了不少人才,如曾擔任深創投副總裁,后跟陳瑋一起創辦東方富海,并任主要合伙人的程厚博;又如曾擔任過深圳創業投資公司國際部部長,現在上海同濟大學擔任博士生導師、同濟大學創業投資研究所所長并創辦同脈投資人俱樂部的陳德棉;再如曾擔任“濰柴動力”投資經理,創造了投資收益近百倍經典案例,現擔任紅杉資本擔任中國區董事總經理姚余;也包括與我一起出來做東方現代和東方匯富創業投資管理的白頤、匡曉明等,這些人或是目前行業中領軍人物、或是在創投行業做得風生水起。當然,其中也包括從初創的深創投磨練出來,今天仍在深創投工作崗位上的一批當年老同事,如現擔任創新投資集團擔任總裁的李萬壽、副總裁孫東升等,當年應聘進公司的金燕、孟建斌、張瓊、申少軍、盛波、李守宇等一批老同事,今天都是深創投各部門或各地分公司的領軍人物。    

        早年來自計劃局、科技局、深交所、國信證券深圳創新投資公司籌備組成員的費加航、邱光福、侯世濤、楊彪等人,在公司成立后不久回到了原單位,為了感謝他們為公司順利設立所做的工作,我在公司設立初期曾多次把他們請回公司參加一些慶典活動。其中,侯世濤至今在深圳科技局擔任一定職務,談起當年籌備創新投資公司的事仍然很興奮,可以說,他也是今天深圳創業行業發展積極推動者之一。


        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日本无码不卡高清免费v-中文字幕在线手机播放-不卡的中文字幕av电影,波多野结衣版在线播放